消夏

你们一直是我的理想啊.
/BSD.SAO.AOT三大本命粮/
/文宴组/
/杂食怪/

泡太宰治的一百式 第九式 立秋


立秋这天,爱丽丝像往常一样半卧在床上看书。
她喜欢中国文学,尤其喜欢民国女作家张爱玲的书。
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情感时常让她感动,男女主角刻板缠绵的故事总是引她心碎。
她读到难过的地方就哭,也不管医生告诉她少动情。她读到好笑的地方就笑,也不管太宰和中也是谁坐在她身旁,或是新来的仆人为她梳妆。就好像从前那个爱丽丝消失了一样。
不…应当是从未出现过。
此时的爱丽丝已经重生了,所有的过去都与她无关。
对,她失忆了。
连同着之前的爱恨情仇,她都忘记了。
笑的像个孩子一样,哭得也像个孩子一样。

“你喜欢她的故事?”
太宰坐在她床边的椅子上问。
“是的,很迷人。”
爱丽丝回答了太宰的问题,但没抬头,津津有味地读着。
“最喜欢哪本呢?”
太宰指的是爱丽丝床头柜上厚厚一摞子的张爱玲全集。
“最喜欢哪本吗…”
爱丽丝放下手中的书,歪头思考了一会儿。
“《倾城之恋》。”
爱丽丝笑的很开心,拿起书继续读。
“能给我念一段吗?”
太宰好不容易引起了一个话题,还不那么着急结束,她想和这个女孩多聊一会儿。
“好。”
爱丽丝一口答应下来,开始翻书,寻找自己最喜欢的一段。

“你年轻么?不要紧,过两年就老了,这里,青春是不稀罕的。他们有的是青春——孩子一个个的被生出来,新的明亮的眼睛,新的红嫩的嘴,新的智慧。一年又一年的磨下来,眼睛钝了,人钝了,下一代又生出来了。这一代便被吸收到朱红洒金的辉煌的背景里去,一点一点的淡金便是从前的人的怯生生的眼睛…”

不知道读了多久,读累了就睡一会,再起来读着…往返下去,天色也在不知不觉间暗了下来。夏夜依稀可辨的蝉鸣蛙叫透过双层玻璃的隔音慢慢慢慢地侵蚀着人心,带着和书中主人公一样的感情看待月色显得有些清冷。
“秋天的月亮和夏天的月亮是不同的。”
伤春悲秋起来,太宰竟忘记自己是太宰这回事了。
他看向睡着了的人,已经不知道是睡着第几觉的女孩。深咖色的头发随意地散在肩上,漂亮的花边睡衣更衬托出她皮肤的白皙。那本书向上打开着放在床边上,风一吹呼啦啦的翻折起来。夹着的那一页染上了几滴未化开的泪水。
又哭了。
借着窗外透进的月光,太宰轻轻把被角掖好,在她额前落下一吻。
“晚安,小爱丽丝。”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消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