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夏

你们一直是我的理想啊.
/BSD.SAO.AOT三大本命粮/

双黑|不闻西风

活在春天的人,据说从来没有对西风的意识。北半球的这块岛屿,在春季永远以东方仙女的声音来传达轻柔的问候。樱花未开的早春,即使只是屋檐旁伸出的一枝花苞,也拥有足以使人想象到它凋零时依然壮美的生命力。

太宰伸出手臂,用指尖去感知樱花花苞。

“真美呀。”

他悄声赞叹道,就仿佛隔着白布,他双眼也能看到幼嫩的蓓蕾。

“是中也吗……”

太宰感到蒙住眼睛的布条在被轻轻解开,不过失去感光能力的眼前还是空空洞洞的黑暗。

“不是,先生。”

住家护士把他推到移门里边,把门左右合上了一些,只留了一条轮椅大小的宽度。

“先生需要方便吗?”

护士小姑娘走到他身边,轻轻的说。

太宰没说话,只是仍闭着眼,面...

我自己也可以清空啊

为了野犬,干杯🍻

太中|初雪

*BGM黄永灿x深深深窗


横滨今年的初雪一直到一月末才下,比日本其他地区都晚。

中原中也从私人飞机上下来,腿被冷风一吹,一颤一颤的。

他本来已经定居夏威夷了,那有永远不知疲倦的长夏,可森先生去世的噩耗传来,他不得不从海滩椅上爬起,回到这片故土。

森先生的葬礼出奇的简朴,来的宾客也很少。他生前没有结过婚,没有亲戚,灵堂都没有设置。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个组织里的老人前来送行。尾崎红叶坐在轮椅上,身后的助手为她撑伞。

墓地选在海边,是一个山崖上。

海边冷的连风都没有,空气都被冻住了,雪花垂直的往下落,很大片,很密集。

——难得初雪就下的这么大啊。

立原道造...

锅里煮着藤椒方便面。
被今后的规划和当前的学业压力所困扰,就好像水蒸气在锅盖的透气孔上飘出来。
——始终是闷着的,偶尔吐两口奇怪的气体。
理想和现实始终是个谜。

私心以为的结局

第四卷看完了…感觉这个故事会像柯南一样一直写下去,如果一定要有结尾,那也应该是:
那个男人走在前面,风衣上的两根带子被海风吹出哗啦的响声,敦加快步伐一路小跑着跟上他。暮色里的那个男人,高大而俊秀。太阳快要落到海面下去了,横滨的这片海给人留下了太多的回忆。不知道未来还有多少冒险要去经历,但可以肯定的是,要像野狗一样不知疲倦的冲向前方。太宰的脸背对着落日灿烂的火红的余晖,忽然朝敦笑了一下。中岛敦一愣,随后也跟着笑了起来“所以说…失去做人的资格的话,那就做一条野狗吧。即使只是毫无目的地疲于奔命,但起码也是用自己的方式活在了世上。”太阳跃入海中,在最后一刻迸发出的神奇光晕映照了整片天空。

如果我认为,那么每一天都可以是夏天。

看了刀剑,总之是很开心的了。

优爱|无轮车

*七夕节过了,但这并不能阻挡发车的欲念。
*辣眼睛
*未完假肉
*第一段优吉欧部分由机油书写
*实在编不下去了,就这样发咯

优吉欧
【探手自背后环上对方纤巧腰际,略收紧肘弯禁锢于怀中,腹部肌肤隔着薄薄的衬衫贴上温热后背,掠下额间发丝低头在对方颈窝处的嫩肉上轻咬一口,舌尖舔舐着咬痕处似安抚却似挑逗。一手覆上她眼睛随即启唇咬字不太清晰地发出了因情欲而暗哑的声音】可以把你交给我吗……爱丽丝……

爱丽丝
【意识到被人抱住的时候,对方就已经在锁骨处留下了两排浅浅的齿痕。金色铠甲早已在沐浴前脱下,白皙嫩滑如冰晶剔透的肌肤在暖黄的灯光下泛出淡粉色的光晕。夏日夜晚的幕布刚刚拉开,空气中还残留着白天阳光炙热的气息,衬衫浸湿了汗...

1 / 8

© 消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