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夏

你们一直是我的理想啊.
/BSD.SAO.AOT三大本命粮/
/文宴组/
/杂食怪/

泡太宰治的一百式 【第一式】赎罪(上)


开放式包厢里光线昏暗,舞池中男女扭动着身躯。深红领结与透明肩带的摩擦,光亮皮鞋与高跟尖嘴凉鞋的碰撞,每一次都产生不一样的花火,勾起青春狂躁人们内心的欲望。旋转的镭射灯放出不同的光芒,红绿蓝黄间充斥着酒精的欢乐。这是青年人的舞台,无处不散发着活力和对爱的无限渴求。
挑了一个没人的包厢坐下,把白开水放在黑色大理石台面上,闭着眼什么也不想。深红色的真皮沙发柔软的触感甚至能让人丧失意志深陷其中。
总觉得就想这样停下来,永远永远的停下来。
路太颠簸,前方太远。
而你只能手足无措地呆在原地望着他们一个一个离去的背影。

不知不觉,面部有了奇妙的温热感,流动着从眼角出发又顺着脸庞滑落,最后汇集于下颚,形成更汹涌的浪潮,把你淹没在名为痛苦的海洋里。
“漂亮的小姐即使流眼泪也还是很漂亮呢。”
抬头望向另一角落的磁性声音,略带少年的稚嫩气息混合着威士忌浓醇的香气,唇齿的每一次张合都露出诱人的芬芳。左侧面颊贴着一片止血布,深棕色微卷的头发顺于耳边,额前绕了一圈绷带,细长的眉眼轻轻眯着回望自己。
下意识的身体往后一缩,却被又跌进沙发温柔的怀抱。
“打扰了。”
手指快速划过眼角抹去残余不多的泪水,站起身朝对方微微鞠躬表达歉意。晕眩感的浓雾在身体里弥漫开来,目光注视着光滑的大理石地面,紧咬着下唇抑制住冲动。
“诺薇娜的事情我很抱歉。”
他低下头没有看我。
“我知道。”
拿起桌上的白开水一饮而尽,毫不犹豫的往包厢门口走。
“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他的声音里带着些许忐忑。
我没有答话。
“那是我第一次杀人…”
他继续憔悴地说。
“爱丽丝。”
我走出包厢,呼吸了一大口迷离的气息,消失在黑暗里。
“爱丽丝。”
走出门前,我听到他轻轻念了一遍我的名字。
“你好,爱丽丝。这是我们的赎罪。”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3)
©消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