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夏

你们一直是我的理想啊.
/BSD.SAO.AOT三大本命粮/

太中|不共戴天|中也意识流

夜自习做物理题蜜汁产物。
感谢阅读w
——————————————————————

我和一名叫“太宰治”的男子有不共戴天之仇。

虽然在我的观点里,应该是他被丢进大气层外。可只要一想到他和我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同一个城市,同一个国家,同一个星球的时候,我就感到是自己被丢进了真空的宇宙中,连呼吸都难以为继。

喝水的时候,透明的玻璃杯折射出晶亮的光泽,液体润过我的喉咙,抚平许久未雨的干涸。我盯着清澈的水杯,脑袋里竟然蹦出一些常人难以理解的恶心想法

——这是不是含有某人的尿液呢?

因为我也是常人,就理所当然的喷了出来,把今天刚晒干的衬衣上又吐满了口水。

走在下班的路上,无聊的低头注意石子,碰见一...

Present./太宰{短篇预告}

太宰送我的复合礼物是一本书。
那天他来公司找我,我们在门口碰的面,他非常开心的把书塞进我手里,像是算准了我不会拒绝他的样子,说“小爱丽丝,这是复合礼物哦!”
我又好气又好笑地站在原地,思考到底要和他讲多少遍才记得我已经订婚的事实。
谁是你的小爱丽丝呀,她都已经是和你分手六年的二十九岁老女人咯。
我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还是那件熟悉的驼色风衣,复古的白衬衫,从未拿到珠宝商那里鉴定过的蓝宝石小领结。他的头发和衣角一样在风中凌乱的飞舞,不修边毛的样子与曾经那个浑身散发着诱人荷尔蒙的他格格不入。
到底是什么变了呢?
是他眼底的一丝慌乱,还是我早已布满愧疚泪水的双眼?
我知道的,其实什么都变了。

泡太宰治的一百式 第九式 立秋


立秋这天,爱丽丝像往常一样半卧在床上看书。
她喜欢中国文学,尤其喜欢民国女作家张爱玲的书。
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情感时常让她感动,男女主角刻板缠绵的故事总是引她心碎。
她读到难过的地方就哭,也不管医生告诉她少动情。她读到好笑的地方就笑,也不管太宰和中也是谁坐在她身旁,或是新来的仆人为她梳妆。就好像从前那个爱丽丝消失了一样。
不…应当是从未出现过。
此时的爱丽丝已经重生了,所有的过去都与她无关。
对,她失忆了。
连同着之前的爱恨情仇,她都忘记了。
笑的像个孩子一样,哭得也像个孩子一样。

“你喜欢她的故事?”
太宰坐在她床边的椅子上问。
“是的,很迷人。”
爱丽丝回答了太宰的问题,但没抬头,津津有味地读着。
“最喜欢哪本呢?...

泡太宰治的一百式 第八式 拥抱

双更不谢系列~单身狗表示七夕不快乐…
—————————————————
360度电子屏幕上呈现出密密麻麻的循环数字,身着白色工作服的男人正在中心操作台前紧张的录入什么,忽然耳边传来“咔嗒”的细小碎裂声,面前的茶色玻璃从最左下角开始破裂,形成诡异的网状花纹。
“怎…怎么可能!”
男人大叫着摁下操作台中间的红色按钮,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警告,警告。观察室的防护玻璃已经碎裂,气体将在一分钟后进入观察室,请尽快离开现场。”
来不及收拾桌面上凌乱的文件,男人急忙打开观察室的厚重防护门,冲出观察室。没想到胸部猛地疼痛,子弹贯穿了他的整个心脏,还没来得及完成最后的跳动便应声倒地。白色的工作服上缓缓开出血色花朵。...

泡太宰治的一百式 第七式 MEMORY

“阿嚏——!”
爱丽丝揉揉鼻子想把自己的鼻涕往裙子上抹。
“小爱丽丝,这样做很不卫生哦。”
姐姐从桌上抽了张餐巾纸,耐心的帮爱丽丝擦去手上粘糊糊的东西。
“姐姐真好~”
爱丽丝欢快的笑了起来,拉着姐姐的裙摆,面颊上的两块苹果肌透出粉扑扑的色泽。
“走吧,我带你去沙滩上玩。”
爱丽丝常常觉得自己的姐姐是宇宙第一棒的姐姐,把自己当作亲妹妹一样看待。
六月的天是蓝的沁人的天空和棉花糖一样柔软的大朵的白云,草帽底下的两个姐妹一高一矮,手拉着手,漫无目的地在沙滩上乱逛。有时她们会去浅水里捡贝壳,碎花裙子在阳光下被海风轻轻掠起。有时候她们会跑到离家远一点的海滩尽头的乱石滩上扣牡蛎,用小锉刀一点一点地把栖息在岩石上的牡蛎们...

泡太宰治的一百式 第六式 吃货的必备修养

“啊中也,这个看起来很好吃诶!”
爱丽丝举着一盒德芙抹茶味巧克力兴奋的朝后面的中也大叫。

冰箱里的食物被洗卷一空,中也盯着太宰面前的空盘,眼睛不时瞟过爱丽丝嘴边残余的面包屑。没有责怪,但气氛比责怪还要来的尴尬,中也的怒火似乎一触即发。爱丽丝早就听说过组织里五大干部之一的中原中也手段是极其残酷,自己要是惹毛了他,不把自己挂在墙上一天他不会罢休…
“中原前辈啊…我听说市中心开了家综合体,里面有专门卖食品的卖场,我们可以去那里买点东西吃嘛…。”
爱丽丝想了想,没有用疑问的口气。而是选择更平静的建议,引导中也的注意力放在卖场好吃的早餐上面,而不是纠结自己把他最后一片面包吃完的恶行。
中也没有理睬,只是拿起了挂在...

双黑|老情人儿

蜜糖写东西越来越甜~

御迹沢司:

老情人儿



#没啥说的 深夜发一辆破拖拉机


#大家坐稳就行


#其实我是清水战士



————


中原中也早就料想到有这么一天。



准确地来说,是从太宰治在那次任务之中不告而退,然后人间蒸发之后。



黑手党内部因此而有过一阵骚动,但没过多久就被森鸥外强制性地把风头压了下去。即便是没有了他,那次任务也堪称完美的胜利。明明是两个人一同带着人出去,但回来的却只有一个。照理来说中原中也应该对此感到开心才是正常的反应,就算不...

泡太宰治的一百式 第五式(下)我的早餐去哪了?

闹钟再次把爱丽丝从梦中吵醒,厌恶的回忆起昨天被迫沦为保姆的情形,心里就十分不爽。好在别墅的阁楼和其他的阁楼不太一样,有门,有窗,有电视,有空调,还算干净宽敞。不过最悲伤的是没有独立卫浴!
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化妆打扮是必不可少的,即使是爱丽丝这样不那么在意外表光鲜的女孩子,早上也是要对着镜子梳梳头发,洗洗脸的。可最最可怕的原因也不是这个。
爱丽丝从小缺少家人陪伴,到了晚上,日间天不怕地不怕的她就会有些怕黑。小时候姐姐会给她买毛绒玩具,告诉爱丽丝有它们陪伴就不会害怕。可现在,长大了的爱丽丝即使知道毛绒玩具没什么作用,晚上也不会有奇怪的东西突然冒出来,她还是有些怕黑。
“一个人总有些弱点啊…”
爱丽丝这样...

泡太宰治的一百式 第五式新房子啊新生活(上)

尴尬的坐在餐桌旁发呆,26度恒温房间却略显燥热。水声呼啦啦的钻进耳朵,不用想也知道浴室里正有人洗澡。沉浸在对自己的工作胡思乱想中,并没有留意到中原中也已经走到厨房,打开冰箱倒牛奶,煎好鸡蛋,直到面包机发出滴滴的提示音才注意餐厅里充溢着的烤面包香。
中也拉开爱丽丝对面的椅子,喝了口牛奶,眯着眼
“呀,会喝酒的新人来了。”
“喔喔是的。”
爱丽丝看着中也,满嘴都是面包渣,不禁轻笑。
“中也君,早饭吃的开心吗?”
熟悉的男声从身后传来,太宰穿着宽大的浴袍用毛巾擦着自己的头发。
“喏,你看新人都已经一副馋得不行的样子了。”
“没有!”
爱丽丝一抹嘴角,气鼓鼓的看着他们。
“真的没有吗?”
太宰凑到爱丽丝跟前,指了指她手上亮...

泡太宰治的一百式 第四式 这什么工作?!(上)

跟着他在略显幽暗的走廊里走着,办公楼的设计很奇怪,所有有阳光的一边都被做成了一间间独立的办公室,只剩中间一条狭长的走廊开着昏暗的灯光。虽然心里很想知道,但仍旧倔强的别过头装作一点也不在意,实际有儿时留下幽闭恐惧症阴影的爱丽丝心情非常糟糕,只要这时候蹦出什么东西或听到一点零碎的声音都会汗毛炸起来——如果有把机关枪我想起她也是会用的。
“我说啊…你跟得也太紧了吧。”
引路的人突然停下脚步,爱丽丝差点一个跟头摔了上去。
气恼的看着他。
“是你走太慢!”
“噗…”
太宰转过头扑哧一笑
“你看你的样子怎么给我当后勤啊?”
“什…什么?”
还没听清他的话,电梯就到了地下停车库。太宰走到一辆黑色的迈巴赫旁边,朝爱丽丝挥挥手。...

1 / 3

© 消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