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夏

你们一直是我的理想啊.
/BSD.SAO.AOT三大本命粮/
/文宴组/
/杂食怪/

我所理解的生活|织田作视角

一、
从吉野町站上车,经过关内、樱木町,到达横滨站。你可以在中间任意一站下车,参观一下咖喱博物馆或者在城中公园的长椅上看一个下午的闲书。
横滨Main Tower附近有一家制作太宰口中“奶精很多很多的,糖双份的,去冰不含咖啡因的冰咖啡”的绝佳店铺。旺季的时候,游人也都很喜欢来这里看樱花,因为这里的樱花带有咸味的香气,又说横滨这座城市也是带着淡淡的海腥味的。
我喜欢这座城市的味道,我在这座布满迷人气息的城市里长大。
太宰说,这是在这座城市里呆久了的人都会有的感受。初到这里,可能会有一些不适应,毕竟内陆的人认为鱼腥味是一种不可燃垃圾。我刚听到这话的时候颇感诧异,并且追问太宰说这话人的身份。
“都是内陆靠开发自然资源的那些暴发户啦,还整天嚷嚷着‘要是没了我们,国家就会毁灭’言论的人物哟。”
“这样啊……”我认真的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太宰的说法。如果让我跑到那里,天天闻草木被收割后放出的类似油漆的刺鼻气味,肯定得咬舌自尽。
不过当地人一定不会这样想,也许他们认为那是植物独有的芬芳?
往横滨站的反方向乘车,可以到达弘明寺。小的时候去过一次那里,并未觉得有什么特殊之处。日本的寺院大多数都是由木色和绿色构图,偶有石径的灰色穿插其中,基本上只有在那里,才能看到穿着和服的小姐妇人,她们也基本上只是为了所谓的应景。据说,东京还有专门以养苔藓闻名的园林,参观者进去之前还被要求抄写一段心经。
我并没有要嘲讽的意思,只是有时候不太能理解人的举动。我的友人太宰,不惜身处危机,也想要更加接近人的本质。这种想法本身并没有错,只是我们绝大多数人不会把这个当做人生理想而已。太宰的心情我多少能够理解一些,但我和大多数人一样,却只有“把日子过得好一点”的平凡抱负。可也因为他是我的友人,我才会在他蹦出各种奇怪想法的同时,用自己的脑子,尽力去理解一下。虽然这样常常会被安吾君作为我没有“吐槽天赋”的依据,但我也并未因此去改变自己。
太宰太聪明了,在很多情况下都能作出最完美的判断。也因为这样,他才对身边的事物提不起兴趣。以我的普通头脑认为,这样的人也是很可怜的。他们生存下去的意义就是去寻找某件东西来救赎自己。孤苦在任何时候都紧紧包裹着他们,即使和女人共度良宵时也不例外。
太宰曾和我说,女人和四月街道上随处可见的樱花一样,很漂亮,也很脆弱。需要有人去呵护和照料。理论上一朵樱花只能接受唯一一朵樱花的花粉而结出果实,所以花朵的数目应该是与之对应的。可现实中,总有那么几朵樱花粉特别多,总是迫不及待地想和其他樱花亲热。
“我知道了,这几朵樱花指的就是太宰君这种人吧?”
我抢先说道,以为自己抓住了安吾所说的槽点。
“不对哦,织田作君。”太宰用他一贯冷静又带着戏谑的语调答道。
“正是因为有织田作君这种既不对樱花甲又不对樱花乙感兴趣的人,才促使上帝派我来抚慰那些受伤的美丽小姐的心灵啊。”
“哦……”
在尝试新事物的过程中,我惨遭失败,一时提不起任何话题。而太宰也很尊重我的选择,晃着酒杯,安静的进行哲学又形象的思考。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6)
©消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