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夏

你们一直是我的理想啊.
/BSD.SAO.AOT三大本命粮/
/文宴组/
/杂食怪/

泡太宰治的一百式 第七式 MEMORY

“阿嚏——!”
爱丽丝揉揉鼻子想把自己的鼻涕往裙子上抹。
“小爱丽丝,这样做很不卫生哦。”
姐姐从桌上抽了张餐巾纸,耐心的帮爱丽丝擦去手上粘糊糊的东西。
“姐姐真好~”
爱丽丝欢快的笑了起来,拉着姐姐的裙摆,面颊上的两块苹果肌透出粉扑扑的色泽。
“走吧,我带你去沙滩上玩。”
爱丽丝常常觉得自己的姐姐是宇宙第一棒的姐姐,把自己当作亲妹妹一样看待。
六月的天是蓝的沁人的天空和棉花糖一样柔软的大朵的白云,草帽底下的两个姐妹一高一矮,手拉着手,漫无目的地在沙滩上乱逛。有时她们会去浅水里捡贝壳,碎花裙子在阳光下被海风轻轻掠起。有时候她们会跑到离家远一点的海滩尽头的乱石滩上扣牡蛎,用小锉刀一点一点地把栖息在岩石上的牡蛎们搬进篮子里。
“打扰啦,请你们到我家去做客!”
爱丽丝和姐姐拿着满满的竹篮子带着笑容幸福的回到家。
妈妈的牡蛎汤做的特别好吃。
爱丽丝心想。
——总有一天,我也要像妈妈一样,那么温柔贤惠。

再次醒来的时候,乙醚的药效已经消失的差不多了。爱丽丝发现自己趴地板上,这是一个干净的舞蹈房。周围都是高至天花板的镜子,三面都有练习用的把杆,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清清楚楚的呈现在镜子里。
真像小时候的芭蕾舞蹈房呢。
爱丽丝刚满三岁的时候被送到市里最好的舞蹈老师那里学习芭蕾舞,妈妈说这样有助于她的身体发育。
“身体发育?”
爱丽丝不解的望着妈妈。
“就是能张高个哟。”
老师笑盈盈地揉着爱丽丝的头。
“一—二—三—踮!”
穿着黑色舞蹈服的女老师丁字步地站在舞蹈房中央,用她那双敏锐的眼睛扫视房间的每个角落:谁在用功,谁在偷懒,谁回家没有按要求练习…她都看的一清二楚。
“爱丽丝,放学之后留一下。”
看着小伙伴们欢快的结伴离开教室,爱丽丝不情愿的和她们挥挥手,拎起自己的舞蹈鞋走到老师面前。
“昨晚是不是没有练习?”
老师背着朝着爱丽丝用一块破旧的干抹布擦拭录音机表面的灰尘。
“嗯…”
爱丽丝委屈的点点头。昨天晚上和爸爸妈妈参加朋友婚礼,错过了练功时间。
“那么,早上呢?你的中午又去哪了?”
爱丽丝没有答话。她知道这个时候不管解释什么都是借口,自己没有好好练习的借口。
“我不是想为难你,只是看小爱丽丝天资这么好,不要浪费。”
老师扶起爱丽丝低下去的小脑袋,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
“去吧,这次我就不追究啦。回家好好练习。”
“嗯!老师我明天一定跳给你看!”

镜子里的人回忆起事情来露出一副甜蜜的样子,指尖触碰到镜面的刹那忽然明白了什么。
“你看得到我,对吧?”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
©消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