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夏

你们一直是我的理想啊.
/BSD.SAO.AOT三大本命粮/
/文宴组/
/杂食怪/

泡太宰治的一百式 第三式 机会?还是堕落?(下)

叮铃叮铃——
七点半的闹钟准时把爱丽丝叫醒。趴在床上挣扎了一分钟后不情愿的掀开被子爬起来,穿上拖鞋,晃晃悠悠的走向卫生间。
镜子里的自己虽然气色还好,但精神明显不如往日。挤上牙膏,把牙刷嘴里开始刷牙 。像拒绝昨天森鸥外提出让自己搬入位于海滨的别墅居住的丰厚待遇一样,吐了一口泡沫。水与空气在口腔狭小的空间内摩擦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手握紧牙刷于牙齿面快速上下移动,喉咙里泛起昨夜喝过多红酒的宿醉味,还夹杂着胃酸与胆汁的些许苦涩,差点吐了出来。
按常理来说,罪人的家属也如同罪人一样被人视为罪人受着惩罚,但爱丽丝并没有因为姐姐诺薇娜的事情受到什么牵连。反之,在按姐姐的要求将她海葬之后,身为组织干部的男人突然出现在身后。
“节哀。”
“嗯…”
“诺薇娜小姐生前真是一位女中豪杰。”
极力压抑着悲痛,没有说话。
“那么,爱丽丝小姐打算继承诺薇娜小姐的遗志吗?”爱丽丝稍稍愣了一下,肯定了男人的问话。
“啊,那真是太好了。组织又能得到新鲜力量了呢。”
很快,爱丽丝就收到了黑手党给她的机票和一系列证件。她在国外学习的资金全部都由组织按时打到卡里,交完学费后剩余的钱很多,足以让她过上所谓“富家孩子的生活”,可她用这些钱一直做着慈善事业,资助着一些因战争无家可归的难民。
也许是因为同病相怜?
黑手党的办公楼坐落在横滨最繁华的商业区,高出其他办公楼一半的高度就足以说明黑手党财力的雄厚。清晨的阳光照在玻璃幕墙上反射出夺目的光彩,爱丽丝想象着自己手拿一杯温热的咖啡,站在办公室里眺望远处的海景,日出与日落。偶尔加班时望见深蓝夜空中的明星,会心一笑,继续忙着手中未完成的工作。
“爱丽丝小姐,您有异能力吗?”
把资料递给人事部主管先生时,对方看都没看,直接发问。
摇头。
“爱丽丝小姐,您会使用枪械吗?”
“算是…会一点。”
她还记得姐姐有一次把随身手枪带回家,教自己如何开枪。
不过那也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那爱丽丝小姐,您会格斗术吗?”
想起自己在刚上国中的那个暑假因为看了中国的功夫片而跑去学少林武术,最后只是每天在场馆里做做仰卧起坐的三脚猫功夫。
“没有。”
“呼…爱丽丝小姐,您在国外的大学课程还未开始学习,除了高中时代在科技小组发明了一个有关“模拟生物脑电波的自来水循环装置”就没有其他成就了啊。组织内没有特别适合您的工作…不然您去医疗部帮忙?”
尴尬。
自己也算是个尖子生,国外知名大学抢着要的,结果在这里还被嫌弃成无能力者…不然就按照主管先生的意思先去医疗部学习一下?
“爱丽丝小姐有兴趣来我们这里帮忙吗?”
熟悉的男声从身后传来,太宰治衔着一根棒棒糖,神情安然的倚在门边。
“呐…也就是料理一些日常事务。甜品之类的倒是很多…”
怎—么—可—能
爱丽丝在心里很严肃的拒绝了所谓的仇人,但嘴巴里却蹦出“好呀。”的奇妙回答。
我真是窝囊。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3)
©消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