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夏

你们一直是我的理想啊.
/BSD.SAO.AOT三大本命粮/
/文宴组/
/杂食怪/

泡太宰治的一百式 第三式 机会?还是堕落?(上)

四年的时间看着长又看着短。
她已经长成和姐姐差不多的个子了,水洗牛仔背带群显得既俏皮又可爱。奇妙的是,在国外读了那么多年书,竟然没有一丝文静的感觉。哪怕是戴副眼镜,也是那么像她姐姐工作时的样子啊…
藏不住的。
即使努力把身体镇定住,但眼底里那深深的怨恨和手上玻璃杯被捏出的水印子也是看得出来的。
注意到我的打量,她愤愤地转过头,想要离开。身后的保镖挡在入口处,没有一句言语,但也能看出:禁止出去的指令。——她心里估计早就把我祖宗十八代骂了一遍了。
微笑着和宾客们道了问候,举着香槟走到她面前。
“好久不见啊,爱丽丝。”
“是啊,好久不见了…太宰治。”
她咬牙切齿地从嘴里吐出我的名字,狠狠的,像要慢—慢—慢—慢—地在她锋利的牙齿之间碾碎,然后全部咽下肚子,连渣都不剩。
“我提醒你了。”太宰告诉她
“我在你到横滨的时候给你发短信了。”
爱丽丝忽然露出一种狐疑,然后刹那又转变成满满的怨恨,即使她皮笑肉不笑地对太宰灿烂的笑着。
“我以为是垃圾短信。”
气氛又瞬间尴尬了起来,太宰苦笑着喝了一口香槟。
本来仇人相见气氛融洽就是不可能的。
这时候,保镖走过来了,向宴会主人公鞠躬问好后,要带着爱丽丝去见首领。
“生日快乐。”
她回头朝他笑了笑。
意外的,这次的微笑很纯真,仿佛很早之前他们就是朋友一样。
“谢谢。”
太宰把香槟一饮而尽。

繁复中世纪哥特风格的水晶灯,波斯短绒羊毛地毯,北美黑色胡桃木的宽大办公桌前却没有人。保镖刚把爱丽丝带到这里就走开了,剩下的这一切要她独自面对。
不敢随意乱动架子上的金银瓷器,反而是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玻璃酒柜里那几瓶洋酒。不怎么花哨的瓶子,但似乎即使隔着软木塞和玻璃柜,也能闻到它诱人的香气,就像爱丽丝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样,它也是勾着你的魂。爱丽丝甚至能想象出那木塞打开时芬芳沁人的香气钻入自己的鼻子,深入肺腑,也能想象出那金黄色液体刚接触到舌尖的惊羡,漫过味蕾时的浓郁,和烧灼食道的醇厚。
“你懂酒?”
不知什么时候,有个戴帽子的少年站在门口。
“懂一点。”
非常意外,来迎接爱丽丝的不是黑手党新任首领森鸥外而是身为五大干部的中原中也。
谈判的第一招就是镇定,爱丽丝告诉自己千万不能忘记,她尽量让声音保持平静。
“是吗…”
少年走向酒柜,开了一瓶酒,倒了一杯递到爱丽丝跟前。
大胆点。
爱丽丝在心里给自己默默鼓劲,然后一饮而尽。
“不错嘛,组织这次没看走眼,找了个能喝酒的。”
少年笑眯眯的,自己也喝了一口,坐在爱丽丝身边的黑色真皮沙发上。
“首领这次找你来知道是为了什么事吗?”
开门见山。
“姐姐留下的鸽子蛋钻石。”
爱丽丝平静地说道。
“不不不…”
中也满意的靠在沙发上,神情自然的看着爱丽丝。
“你这几年在国外的资金都是组织给的对吧?”
中也看了看爱丽丝继续说道
“组织为了培养你付出了很多,那么组织需要你的话,你又能付出多少呢?”
中也没有再转头,他低头把玩着手里的玻璃杯。
真是条不能回头的路啊。
大概自己从出生开始就无法与组织划清关系,注定这辈子是要为组织效劳的。
“一切。”
答案不假思索地从口里说了出来。
“哈哈哈我就知道,爱丽丝绝对不是那么薄情的人呢。”
森鸥外站在门边,大笑着看向爱丽丝,扬起自己手中的香槟
“合作愉快哟。”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3)
©消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