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夏

你们一直是我的理想啊.
/BSD.SAO.AOT三大本命粮/
/文宴组/
/杂食怪/

泡太宰治的一百式 第二式 像玛丽苏小说那样相遇(上)

六点。
床头柜上金属闹钟发出的叮铃叮铃的响声,贯穿了整个清晨。
昨晚飞机刚降落在横滨机场时,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
有一条新信息。
合上手机,耸耸肩,不予理会。
大概是横滨政府发来的诸如:“欢迎来到横滨!这是座美丽的城市…”可在爱丽丝眼里,横滨这座城市带给她太多的伤痛。只有污浊和黑暗充斥着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她原本是这辈子再也不想回到这里的。
那天晚上她坐在桌前照例检查每一封邮件。虽然房间里恒温的26.5摄氏度,可仍然掩饰不住内心的焦虑。高中刚毕业,她需要的是顶级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进入了顶级大学,再努力一点,就能进入顶级的公司,挣到顶级的薪水,住到顶级的房子里,拥有顶级的生活。还有,在横滨的海边买一块地。只有做到这种程度,她才会觉得没有辜负姐姐的牺牲。
突然,一封邮件进入了信箱。
“尊敬的爱丽丝小姐:
我们诚邀您参加一场别开生面的成人礼。
期待您的光临。
Y.M”
没有发件人,没有地点,没有时间,只有信的末尾两个简简单单的字母。
爱丽丝第一次感到了恐惧。自己这么多年一直努力与别人和睦相处,朋友很多,甚至几乎没有人不喜欢自己。而这场不知名的成人礼,组织者的目的完全不清楚。他在暗处,自己在明处。不参加的话,要是真的有什么其他意图,自己就等同于束手就擒,乖乖等死的兔子,毫无保留的展露在敌人的枪口下。
必须参加。
毫不犹豫的就买了最早飞往横滨的机票。一种莫名的预感告诉自己:横滨。一个被回忆起无数次又被拒绝回忆无数次的地方,现在自己就在这片土地上。
叮铃铃铃。
急促的电话声音才真正把爱丽丝吵醒。
极不情愿的睁开眼睛,从床上费力的挣扎起来,脱去眼罩,晃晃悠悠的走到客厅。
“你好,爱丽丝小姐。”
对方是很普通的男声,严肃礼貌。
“我是。”
“接您去宴会的车子十分钟后就会停在您的楼下,请做好准备。”
同样礼貌的道了谢,挂上电话,爱丽丝的后背开始冒着一阵一阵的冷汗。
到底是谁。
急匆匆的换了身符合年纪的裙子,在镜子前转了一圈。少女姣好的容颜,纤细的腰身,心里竟泛起一丝久违的欣喜。可总觉得还缺了点什么。如此的清纯可爱,不谙世事的样子,真的适合参加陌生人的宴会吗?
想到这,从抽屉里翻出许久未动布满灰尘的盒子。轻轻一吹,细小轻盈的尘埃飘起,就像是聚光灯下的舞者,跳起了抒情的华尔兹。
钻石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这是很小的一颗钻石,虽然很小,但戴在爱丽丝洁白的脖颈间反而是恰到好处。不那么单纯,不那么成熟,使佩戴者拥有着优雅迷人的贵族魅力。
再看一眼表,惊呼于自己的沉湎而忘记了时间。拿上提包装做大人的样子,可下楼时仍然是平底鞋轻快敏捷的步伐声。
“吱吱”
床头的手机发出不停的震动却没人理睬。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3)
©消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