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夏

你们一直是我的理想啊.
/BSD.SAO.AOT三大本命粮/
/文宴组/
/杂食怪/

泡太宰治的一百式 番外 Atonement.太宰治(下)


番外 Atonement.太宰治(下)
“呼…真是急不可耐啊。”
她玩笑似的把腰间的衣带轻轻解开,手抚过处肩带渐松,银白色的蕾丝吊带长裙缓缓落下。
我没想到她是如此娴熟,以至于本身就是第一次尝试的我面颊上倏地泛起了红晕。炙热的烧灼感从耳根开始蔓延至身体各处,手指不自觉的在她肩上跳跃,就像是弹钢琴的那样灵动。
“呐…太宰…"
她转过身,双手环住我的脖子,轻轻在我面颊侧舔舐。透过月光和柔软的蚕丝印花,我看到她纤细的腰肢,小腹随着每一次舌头的转动微微收起。她浓密纤长的睫毛沾着我呼出气体凝结成的水珠,一张一合。
“嗯…”
我吻上她,唇与唇接触的刹那我感觉到她一瞬的僵硬,但很快又化为温柔的蜜汁在我耳畔低语。她的香气很浓,如同初夏森林里满山栀子花的香气,霸道又不失清新。我大口呼吸着空气,妄图再多的一些这般的美好。夏夜的风拂过我们的面颊时带来海的淡淡腥味,额间渗出细密的汗水,一滴滴地顺着发丝流下。我们交换着彼此的温度,仿佛埋怨正午的阳光不够刺眼。
白色衬衫完全脱下,我半裸着身子隔着薄纱抚摸她细嫩的肌肤。
“你还想要更多嘛…小家伙。”
她戏虐的话语更激起了我占有她的欲望,我猛地坐在她身上,俯身压住她。她似乎是受了惊吓,将身子向后靠了靠。
“诺…”
我刚想靠近她,又立马闪身躲过。那刀的速度极快,好似一道寒光闪过,轻微碰到我的右面便立即钻心的疼痛。
“哈,没得手呢…”
诺薇娜半跪在我身前,把玩着手里的匕首。
“没想到真的是你啊…钻石大盗。”
我擦去面上的血迹,舔舔嘴角,轻轻走近她。
“是啊。黑手党里工资太低了,根本填不饱肚子嘛…”
她歪着头看我,眼里满是笑意。
“哦?”
我劈身夺过她手里的匕首,把她束手压在地下。
“中国有句谚语叫:长江后浪推前浪…后半句是什么来着…"
我在她耳后细语。
“哦!前浪死在沙滩上。”
我笑了起来去,她也笑了起来。
她的笑很生硬,仿佛自嘲一般扯了扯嘴角。
“你早知道是我?”
“对啊,和美丽的小姐约会就要做好准备。”
我朝黑暗里点点头,却没有一点动静。
他们在等什么?
怎么还不来?
到底在等什么?!
我有些慌乱,嘴里发出“嘁”的一声。
“他们不会来的,小鬼。”
身低下的人说话了。
“他们在等你杀了我。”
她语气很平静,仿佛早就料到起自己的下场。
“这样也好,不用去组织里那噩梦般的地牢了。”
她扭了扭身子。
“动手吧。”
我愣住了,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一场景。
兔子说:“他们就是要看你亲手把我杀了。”
我本以为这只是一场捕捉行动,没想到却变成了狩猎行动。我把捕捉行动视为仁慈的象征,把猎杀行动视为残酷的标志。平时指挥部下消灭敌人时的冷静,足智多谋此刻都已消失殆尽。
要我动手?
明明呆在房间里就能掌控一切。
为什么?
为什么要让我的双手沾满鲜血!
“太宰。”
森鸥外拉着我的手逆着人流走在大街上。
“医生叔叔怎么了?”
“太宰啊,你要知道。成功的人,有时候为了达成目标,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加快步伐更加拉紧他的手。
“嗯叔叔,我知道了。”
记得吗太宰?
你答应过我的哟。
不将双手沾满鲜血是不罢休的。
那一刻,我听到心脏猛地收缩后无力的颤动,亲眼听到它为主人拼命做努力但终究徒劳的声音。
对不起。
她说。
两响掷地有力的掌声。
“干得不错嘛,太宰。”
森鸥外从黑暗里笑着走出来。
但我知道,我失败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5)
©消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