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夏

你们一直是我的理想啊.
/BSD.SAO.AOT三大本命粮/
/文宴组/
/杂食怪/

泡太宰治的一百式 番外 Atonement.太宰治(上)

许多年前我就在想,如果那时候没有把刀插进她的心脏,我会不会是另外一个样子。
在我很小的时候,双亲就去世了。
他们没有给我留下丰富的物质财产,甚至连记忆里也只残余有关他们的零星信息。
母亲坐在壁炉边烤火,纤细洁白的双手在几根搭成不规律几何形状的竹针之间熟练的穿梭。我觉得那是母亲的一种舞蹈,她在这种手指间的优雅舞蹈里为我套上了一件件温暖的毛衣。我由衷的敬佩她。可是,当我想去回忆起她的相貌时,脑海里只有空白的一片。我努力的想,努力的想,结果换来的却是似乎她除了优雅灵巧的手以外就与我没有任何的联系的定论。
于是我开始猜测,猜测母亲到底是个怎样的人。慈眉善目的老奶奶?不,那太老了。我的母亲应该是年轻美丽的,从她洁白柔嫩的双手就可以看出来。舞厅里妖娆身姿的脱衣女?不,那太艳了。我的母亲应该是优雅文静的美丽女子,从她细腻纤长的手指就能看得出来…
后来,我放弃了。
我发现靠想象是无法塑造出一个令人满意的母亲形象的。
我常常受此折磨,辗转反侧,夜不能寐。每每想到母亲纤细的手温柔抚过我面颊的时候,心底都会涌起一阵疼痛,夹杂着五月青梅那样的生涩的酸,久久挥之不去。
十四岁。
组织派给我一个搭档。
“您好,太宰先生。我是诺薇娜,与您一起负责这次调查。”
这次任务非常棘手,目的是调查组织手里的仓库被偷运价值连城的鸽子蛋钻石。如果我这次做得好,就有机会晋升为组织的五大干部之一。特别是这几年,首领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这是我成为黑手党下任首领之位的最好机会。
诺薇娜年纪比我大,资料上写的是十七岁。父母双亡,有一个妹妹在国中念书,据说学习还不错。她很早就来到组织里干活。从最底层的搬运人员开始,一直走到现在刑事分析部组长的位子。
她做出比我有经验的样子,打着手电筒走在我前面。据说今晚盗贼还会来光顾我们的仓库,组织要我们一定彻查此案。
左右都是高大的集装箱,光经过时投下浓重的影子。各国的文字都漆在集装箱顶端,月光打在上面泛出有些瘆人的银白色。我心里想着这里是打枪战的好地方,一面跟着诺薇娜,担心这个新搭档会不会出什么事情。
“今晚他们不会来了吧…”
诺薇娜打着哈欠,坐在我旁边。银白的月光照在她身上,浅棕色的微卷长发随意的散在两侧,蕾丝泡泡袖吊带连衣裙更是勾勒出她姣好的身姿,露出的后背在光影的映衬下显得尤为洁净细腻。她用纤细的手指揉了揉眼睛,那灵活的动作像一支舒缓的轻音乐,优雅而迷人。一时间,我竟有些痴住了。
“再等等看。”
她回过头微阖眸歪头看着我。
“小鬼,你是不是看呆了?”
她略带讥讽的话语如一缕情丝入我双耳,缠绵至内心深处。我不由的靠近她,伸出手搭在她光滑如绸的肩上,顺着手臂的弧度往下滑着。
“怎么?这就按耐不住啦?”
她的话此时又如奇妙的魔法,我近乎沉湎于其中,附上她洁白的细颈,在她耳边轻轻吹了口气。
我试探着问道
“你能给我吗?”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5)
©消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