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夏

你们一直是我的理想啊.
/BSD.SAO.AOT三大本命粮/
/文宴组/
/杂食怪/

【中爱】一颗酸糖

深夜中爱虐哭人。

御迹沢司:

#中原中也x爱丽丝


#中爱推广


#意识流 捏造有


#希望大家关爱冷cp


#分段苦手略略略


#希望大家多点小蓝手推广!!!




 


《一颗酸糖》by御迹沢司


 


中也先生喜欢吃糖吗?中原中也清清楚楚地记得这句话,因为这是他身边这位名为爱丽丝的小姑娘对他说过的第一句话。


 


她比他小很多,有十多岁的年龄差,但其实身高差并没有那么大,也许是最萌的那种。究竟是什么时候见面,他也只能想起是几年之前,除此之外再无精准数字。但他还记得当时是个夏天,她突然出现在黑手党的据点,这就有如一颗炸弹被安放在这个黑暗的据点一样,是不可思议不能想象的事情。但是森鸥外一手揽过了这枚炸弹,当着黑手党所有人的面儿告诉他们,无论出了什么事情都要先保护她,不然就死。


 


底下的人完全不敢面面相觑,更别提议论了。这不是什么介绍会,说起来更像是黑手党内部召开的会议,目的是分配任务。从哪里抢来的孩子吗?是不是和自己一样,父母被杀掉了呢?当时的中原中也微微有些冒汗,但明明是处在冷气十足的房子里,怎么会无故地冒汗呢?中原中也就是因为还记得这个细节,所以才记得初次见面时是个夏天。


 


他站的其实挺远,离这个小姑娘挺远,不怎么能看清她的脸,也就只能看见个轮廓,因为她一半身子都躲在那个男人的身后了,就像流行的漫画里画的那种小姑娘一样,小巧,楚楚动人,还可爱,就连这个动作也是。中原中也之所以会知道,不是因为他看过这些漫画书,仅仅是外出执行一些任务时碰巧在路边的漫画店展板上看到的而已。


 


不过也是从那天开始,他就想离她近一些,说是想要把她的脸看得更清楚一些也好什么也好,总之就是怀着这么个希望。这种想法黏黏稠稠的,像是夏天覆在他脊背上的汗水。他就算不停翻身,吹干了之后却还是会有。


 


突然有一个夜晚,十多岁的中也翻着翻着身突然想明白了,原来在他仅有的关于童年的印象里也存在着这么一个小女孩,小巧,楚楚动人,并且可爱。叫什么名字他早就不记得了,奈子?樱?反正两家离的不是很远,所以可以经常一起出去玩。她没有异能,仅仅是个普通人而已。所以当她看到那时候还无法控制自己异能的中原中也因为要教训从抢她的花的,比他们年龄大很多的男孩子而使出了异能,让那三个男孩子飞出好远的时候,她在他面前哭了起来。中原中也笨拙地安慰他,把花朵放在她头上,都无济于事。她哭着跑回了家,等第二天中原中也去她家敲门的时候,她就像那时躲在森鸥外身后的小女孩那样,躲在她父亲的身后。


同样的无法接近,但同时又同样的让中原中也感到莫名的想要接近。


 


但有什么机会呢?当时的中原中也不过是尾崎红叶手下的小棋子而已。父母被杀,但幸运的是他并没有看见整个过程,他仅仅是看见了红叶那红的耀眼的和服袖子而已。她替他挡住了这一切,也把他带回了黑手党。此后几年他不得不尽快脱去稚气,披上武装,但尽管是这样,他也无法名正言顺接近那个名为爱丽丝的小女孩。


 


但就算是这样,也毕竟同属一个阵营。终于有一天机会来了,他走在走廊里,和森鸥外擦肩而过——当然他的身边有那位小姐。她好奇地看着他,眼睛里没有一丝畏惧,他也同样回望着她,试图把她的脸和自己记忆里的那一张重叠起来——仅仅是停顿了一秒而已,就足够让已经迈开步子的森鸥外转过身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看见被他视作宝贝的爱丽丝偏着头对这个橙发少年一点一点绽开了笑容,同时把兜里的一样东西拿了出来,递给他,问,中也先生喜欢吃糖吗?


 


这就是那句让他一直记住的话。小女孩的声线和脸——带着笑容的脸,无邪的那种笑容,已经多长时间没见过了呢?


 


她,知道我的名字啊。中原中也愣在那里。直到听见他的首领与平时截然不同的带着嗔怪语气的声音说着,哎呀哎呀小爱丽丝都没有给过我糖呢,中也君运气真好啊,再不接的话我就拿走咯?的时候,中原中也才被从思绪里拉回现实。


 


他从她手里接过那颗糖果,没有碰到她的手,然后握到自己的手心里,低头对她说谢谢。小姑娘看起来很开心,首领看到她开心至少心情也不错。他们就这样走开了,没有等中原中也抬起头。十秒之后他才抬头望向他们离去的方向。距离,又远了啊,像是初次见面那天一样,只能看清轮廓。


 


他张开有些汗津津的手,看到那块躺在他手心的柠檬酸糖。回去之后他没有一直留在自己口袋里,而是坐在床上,认真地看了好一会,然后慢慢地拆开,放进自己嘴里。糖很酸很酸,酸到他龇牙咧嘴,他没吃过这种味道的东西,也从没感觉过自己有过这样的情绪。哪怕是几年之后,他终于触碰到了爱丽丝的手,牵着她,手心里还是汗津津的,只不过隔着手套她感觉不到罢了。


 


中也中也,陪我玩嘛。


中也中也,你喜不喜欢我今天的裙子呀。


中也中也,帮我买大阪的草莓大福好不好啊。


 


好,好,无论爱丽丝小姐说什么我都会答应啦。中原中也也只有对着她,才会露出笑容。他的地位一点点提高,成了干部,尾崎红叶说哎呀果然我没有看错人啊的时候,他也没有露出这样的笑容,一点也没有。只是点了点头说了句谢谢而已。


 


爱丽丝点名要中原中也陪她玩的时候,森鸥外愣了一愣,然后眯起眼睛问为什么呢?小女孩在椅子上晃了晃脚说我喜欢中也先生呀。林太郎太高了啦,牵着手很费劲的哦。当这些话传到中原中也耳朵里的时候,他还是笑了出来。原来身高不太高也不是什么坏事,和她的距离能再缩小,真的是太好了。他能牵起她的手,能把她抱在怀里,能被她亲吻——


 


因为爱丽丝最喜欢中也先生了呀。小女孩笑着说出这句话。


 


喜欢,吗。中原中也第一次听到有人说“喜欢他”这种话。来到这里之后第一次看见笑容,第一次吃到糖果,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拥抱,第一次被人亲吻,第一次被说喜欢——都是她啊。


 


那天太宰治再次嘲笑他小不点黑手党的时候,他破天荒地没有反驳他,这也让太宰有了些介怀,以为中原中也怎么了,是失恋了吗?他问了一句,但中原中也没有回答他。


 


失什么恋啊,根本就没有恋啊。但这些话,也就只能在他自己心里说说而已。而后突然一惊,中原中也恍然大悟,不顾喝醉的太宰治在他旁边喊了些什么,起身拿起了大衣就冲出了门外。


 


爱丽丝,我愿意一直陪你玩啊。


爱丽丝,你每天的裙子都很好看啊。


爱丽丝,我可以帮你买下整个日本的草莓大福啊。


 


所以啊,爱丽丝小姐,你能不能,喜欢我呢?


 


中原中也跑过那些街道,仿佛跑过这七年。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73)
  1. 消夏青少年祭司 转载了此文字
    深夜中爱虐哭人。
©消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