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夏

你们一直是我的理想啊.
/BSD.SAO.AOT三大本命粮/
/文宴组/
/杂食怪/

【优桐】有关爱情

四月蓝:

贵族优吉欧x平民桐人
不接受考据……。无聊的脑洞。

伦敦的天空总是灰蒙蒙的。工厂所产生的大量二氧化碳,街头乞讨的人们身上的臭味,与未曾清理的牛粪与马粪的味道混合在一起,这种令人作呕的味道却早已让人习惯。定律是,腐朽的贵族永远高雅地坐着马车,高高在上地俯视着底级阶层的人民。定律不可改变,穷鬼也永远不可能穿上富人的衣服。这只会让他们看起来像可笑的小丑。

桐人也属于穷鬼的一员。得不了温暖亦或不得温饱。每天风吹雨打地守着他不足四平方米大的简陋棚架,在路过的人大衣口袋里用手指衔出几便士,却总能逃过警察的追捕。靠着这些微不足道的零钱过着活。

他也不是没有反省过自己这样颓废又触犯法律的生活,他甚至想过他可以去帮大人打工,来得到正经的收入。不过这些想法一纵即逝,毕竟他可完全不想为肮脏的富人工作。

或许优吉欧是一个例外。

优吉欧是桐人最厌恶的贵族子弟。不,比起厌恶来说,应该更大程度上是嫉妒作怪吧。嫉妒他有父母宠爱,嫉妒他不愁吃喝不愁衣住,嫉妒他有桐人自己所没有的东西,嫉妒他的存在本身。这些情绪也曾接近疯狂,不过桐人的性子一向开朗,就算有多么不甘多么愤怒天性也会使这些情绪被压抑在内心深处。

而优吉欧也以自己本身的魅力让桐人完完全全地信服了他。对于桐人来说,优吉欧是朋友、是亲人、是搭档、是……他喜欢的人。

这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升腾而起的种子。它由稚嫩的绿芽长成了参天大树,由点滴之水汇成了汪洋大海,这种感情一而再再而三地成长,加深。直至桐人慢慢无法压抑住内心的滔天巨浪,选择了逃避。

桐人亦是信奉耶稣的。正如圣经里所说,同性恋是违反上帝创造的规则的,也不应该存在。他也曾想过或许他能够悄悄地,躲过上帝的眼睛,与喜欢的人苟且度过一生。他们可以逃过火刑架,逃过断头台,可以离开伦敦这个城市,去乡下的某个地方,搭间小木屋,或许他们还会有农场,有池塘,有花香有鸟语……种种美好的蓝图,他都妄想过。可桐人并不确定优吉欧是否喜欢着他。就像他喜欢优吉欧那样的,喜欢着他。

他对优吉欧可从来没说过什么。

他发誓,如果那对绿眸再次认真注视他一次的话他说不定就真的,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了。实在是过于温柔,不像翡翠那么碧绿却有着其独特的韵味,星星与月亮的光辉都被收纳其中。他可以在里面看到未来,看到希望。他的眼神过于温柔,也过于犯规,无数次让桐人看着发
我呆然后忘记自己所在做的事情。

“优吉欧……我喜欢你,你会和我走吗?”这一句话哽在他喉咙里,无论如何他也无法说出来。他觉得说了这一句话的话,紧绷的弦就会断,内心的吊桥也会失去支撑而轰然倒下。谁知道吊桥之下是万丈深渊还是极乐天堂。

赌一把吗?获得一次能牵住他的手的机会,或者是相安无事直到死去。
赌吗?他有把握赌吗?他真的会赌吗?
赌。就算没有把握桐人也会赌。赌优吉欧的温柔只是为他一人流露的,赌优吉欧愿意为他抛弃信仰。赌赢是微乎其微的可能性,就像买彩票期待着一夜成为富翁一样痴人说梦。

我喜欢你。
我想把这份感情传达给你。
请和我……一起逃离这个地方。
抛弃你所重视的规则与信仰吧,牵住我的手。
来吧,我们会被烙印上罪恶的印记,我们的灵魂会遍体鳞伤,良知会呼救着被浸入猪油里反复滚炸。可我们会得到幸福。

“好。”

一只纤细白净的手搭上了桐人的手。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32)
  1. 消夏四月蓝 转载了此文字
©消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