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夏

你们一直是我的理想啊.
/BSD.SAO.AOT三大本命粮/
/文宴组/
/杂食怪/

【winter】很久之前的罚戏 简简单单做个记录

【雪一直在下,纷纷扬扬的样子像极了迷雾中的精灵。凌晨的大厅里空无一人,隔着教堂的彩色玻璃窗,水蒸气凝结成了一朵朵极其绚烂的冰花,奇异的光芒从穹顶上散落下来。莫名的不安感,心脏一直在胸口的左侧无规律地跳跃。今夜,注定无法入眠。
很冷很冷。刚打开门的一瞬,口中的热气就已经消失的不见踪影,面部的知觉细胞竟有些僵硬起来。比想象中要小很多的湖风费力的刮起微波,一种名为空气的冻结感油然而生。是一种似曾相识的奇妙感觉,好像在远方某座山脉的极寒之处遇到过的感觉。仔细体会,却又掺杂着陌生的冰冷。
手抚过发丝,忽然想起了一种温暖。深藏于毛发中,淡淡的棕色,柔软且坚硬。应当是属于回忆里的一部分,却模糊的无法记起那人的样貌,甚至是连寒冷冬夜里的影子,也记不清了。
斑驳的深绿色蔷薇藤无力地攀附在围墙的一侧,在冬夜里显得十分暗淡,毫无生机。不经意的一瞥,却发现一抹小小的粉红。出于好奇,点开它的窗口,意外的发现无限增长的生命值。大概是管理员要找的那种名为“漏洞”的东西吧,应当把它摘下来,立即交到教堂的顶层的那人手上。可是怎么有一种怜惜的感觉呢,甚至可以称得上同病相怜的感觉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连自己都不知道。】
这样…就够了。
【冰凉的感觉从唇的尖端开始蔓延,同时在身体里行进的还有花的香气。终于再一次找到了,那名为记忆中的味道。】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2)
©消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