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夏

你们一直是我的理想啊.
/BSD.SAO.AOT三大本命粮/

太中|初雪

 

*BGM黄永灿x深深深窗

 

横滨今年的初雪一直到一月末才下,比日本其他地区都晚。

中原中也从私人飞机上下来,腿被冷风一吹,一颤一颤的。

他本来已经定居夏威夷了,那有永远不知疲倦的长夏,可森先生去世的噩耗传来,他不得不从海滩椅上爬起,回到这片故土。

森先生的葬礼出奇的简朴,来的宾客也很少。他生前没有结过婚,没有亲戚,灵堂都没有设置。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个组织里的老人前来送行。尾崎红叶坐在轮椅上,身后的助手为她撑伞。

墓地选在海边,是一个山崖上。

海边冷的连风都没有,空气都被冻住了,雪花垂直的往下落,很大片,很密集。

——难得初雪就下的这么大啊。

立原道造感慨道。

银嗯了一声作为答应。

芥川和樋口没来,那次世纪之战后,森鸥外便准许二人退出组织。据说他们居住在山村里,偶尔会去山村以外的地方旅行,两人过着简单平和的日子,不愿再沾染上硝烟的气息。

福泽先生去年初春去世了,所以也没办法参加。森先生参加了他的葬礼,在满世界的白色花束中,为他墓前献上了一支红玫瑰。福泽的猫被国木田收养,每天只晓得在侦探社的窗台上晒太阳。乱步总抱怨自己成了铲屎官,他把眼镜摘下来以后眼睛还是那么小,不过随着当季挑选最流行的眼镜框成了他的爱好。

葬礼在越来越大的雪中结束了。

中原中也经过墓地的一排排墓碑,想起多年之前在这儿埋葬的另一个人。他让红叶先走,打算自己去看看那个人。

雪好大,灰色石头的墓碑被雪深深的埋藏了起来。

他找了好久,甚至想要把死者名字上的雪一个个都扫除干净,可他最后凭借感觉找到了那个人的所在地。

好久好久,他都站在那。帽子上的积雪已经掩盖了黑丝绒的柔软,他的睫毛上也沾上了雪花。他似乎感觉不到冷,感觉不到自己的眼泪在面颊上留下一道道冰的痕迹。多年之前安睡在这里的那个人,偷走了他灵魂的一部分,心里数十年来一直保持着空荡荡的状态,就连夏威夷的炽热也无法温暖。

中原中也的头发白了。

时间和雪共同造就的。

忽然,有一阵风吹过,吹出了一根褐色的苍老发丝。那人眨眨眼睛,冰雪睫毛下是一双如晚夏暮色中垂露樱桃的眼睛。

——你……

中原中也深深吸入一口冷风,几乎要倾倒下去。

——你来啦,蛞蝓。

中也勉强站了起来,战战兢兢地问他怎么会在这里。

——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不忘扶好自己的帽子呀。

太宰笑着,嘴角泛起初雪般纯真的笑容,一如当年两人正年轻时的样子。

 

*感谢阅读。

一直想写大家老了之后的故事,不知道有没有成功的描绘出他们的样子呢。窗外的雪很大,大家注意保暖哦。


评论
热度(3)

© 消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