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夏

你们一直是我的理想啊.
/BSD.SAO.AOT三大本命粮/
/文宴组/
/杂食怪/

太中 | 要和你在开满鸡蛋花的季节一起跳海


*八月
*源于生活
*BGMx香水海(黄永灿)

安达曼海悠悠的蓝绿色在白云的缝隙间经历浮现到消失再浮现的反复,云层不太厚的晴天,隔着特制双层玻璃的舷窗,也似乎能感受到一丝名为“秋”的凉意。这种不冷不热的天气最适合人们放松。脱去城市浮躁厚重的外套,来到鲜为人知的小国小城,彻彻底底体验生活。
很多年前,中原中也就决定这么做了。
在这片美丽如少女纯情的碧眼间,买下一座岛。
岛坐落于度假区边缘的位置,是一个渔村。原先的主人因为某些缘故想要将其低价出售,时间紧迫,但这并不妨碍消息的传播速度。很快,几乎全世界对购置岛屿有兴趣的富豪都来到了这里。
主人并没有出面。
也许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这种破岛屿会有这么多人感兴趣,也许他早就料到了这种局面,不过局外的人们始终不太清楚,为什么这座偏僻的岛屿会引来这么多的关注。
岛主的代理人先是拒绝了出价最高的房地产开发商,大腹便便的男人气愤地将合同纸抛在空中。
男人原先的计划是将这里改造成一个顶级私人游艇俱乐部,专门供上流社会的富豪们享用。代理人说,这种计划不符合岛主对于这座岛屿未来发展的规划。第二名意向购买者听说后,拿出了一项与第一项完全相反的规划。她是一位年轻的女子,富有爱心,想把这里改造成一个世界级海洋生态保护区。
代理人看完规划内容,轻轻把合同推回给这位年轻的小姐,表达了自己的歉意。
后来的人,看到这种境况都默默的离开了。
岛主并未明确买下这座岛屿的要求是什么,这分明就是不想出售。谁知道他的想法呢?有人说岛主很蠢,这种破烂的小渔村出价那么高还不快点趁机卖掉,也有人说岛主其实很聪明,不过当人们问及岛主如何聪明时,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中原中也的直升飞机降落到这座岛屿最高处的唯一一块平地上时,差点气到炸裂。一路上,直升飞机在大风大雨中穿越,机身抖得让这位港黑第一娇小干部差点送了命。这个季节的岛屿正处在雨季的末尾,但台风和热带风暴频繁涌现。天空被布满了灰蒙蒙的压抑,远目大海,也仅有透着黑蓝色的一大片,和灰色的天空几乎完美贴合。
风折断热带阔叶乔木粗壮的枝干,环境有点狼藉的感觉,人也有点狼藉的感觉。直到中原中也的衣服全被打湿,他才意识到这种天气下的伞派不上什么用场。
酒店,也不算是酒店,独栋别墅的花园被风吹的凌乱不堪,服务生都回家收船避雨去了,因为服务生这份工作就仅是闲暇时光的一份消遣而已。
中原中也不太会用烘干机,研究了半天机身的泰文,摁了好几个键也没把这个大家伙启动起来。他有点儿想把它砸了,不过想想自己湿淋淋的衣服,还是忍住了怒火。上厕所时,他忽然想起来自己的异能力明明可以控制雨滴的重力,不让自己的衣服沾上一丁点儿雨水的。
于是,他更加想砸东西了。

岛屿的夜晚没有什么灯光,暴雨噼里啪啦打在窗户上的声音在困倦的人的耳里就像是小型手榴弹的爆炸。中也鲜有的辗转反侧了一会儿,他心里其实有些失望。自己期待许久的岛屿竟然是这样的吗…?
它开始怀疑自己当初应不应该来,便宜没好货的道理他也明白,只是他并没有那么多的钱。毕竟一座岛屿,即使仅为弹丸之地,但它始终是一块独立的土地,买下它,就等于创造了一个新的世界。
可他始终不甘心。
再毕竟,这算是他唯一的夙愿。

好多年前,他完成了人生的第一次任务,首领奖励他去世界上任意一个地方休假。十几岁的少年考虑了好久,失眠了一夜,第二天在面见首领的前一秒才决定要去看看大海。
首领笑了,横滨不就有海吗?
不…不是的。正是因为见过横滨的海,所以还想去见见其他地方的海。

船停靠在岸边的时候,他才醒来。由于此时在组织中的地位并不高,中也的出游经费也是有限。为了多住几个晚上,他选择了民营航空的红眼航班,凌晨到达机场再坐一种名为螃蟹船的小艇到岛上去。同行的,还有一名少年,和自己差不多大。之前在组织里也没听说过他的名号,想来也是第一次完成任务受到奖赏的吧?

中也想起了自己与少年初次见面的场景,不禁轻笑一声。那大概是他们两个做的唯一一次相同的决定。梦里的他们在岛上度过了一段不可思议的奇妙时光。第一次见到鸡蛋花时的惊喜,第一次品尝帝王蟹的激动,第一次参加丛林飞跃的…一点点害怕?穿行在森林深处,耳边风呼啸过去的凉爽带着这段记忆慢慢走向深处。

中原中也从来不曾在心里否认,自己对那少年有过一段时间的好感。很奇怪,在异国做出的许多事情都带有冲动的色彩,那时的他甚至开始怀疑面前的人是否为自己这辈子的另一半。他把两人共度的每一刻都下意识理解为初恋的小兴奋,即使面对他时还是倔强的如同3M胶水,虽然本性如此,但他还是多多少少坠入了莫名的情感当中。

最后一天,他们没有安排任何行程,而是选择坐在沙滩上度过人生中的第一个完美假期。异国的风光美到迷离,美到惊心。他们静静的坐在那很久,从清晨到日落,直到月亮升起于海面,直到星月夜的幕布散去,直到最后一天终止的钟声响起。
少年说,他要买一座岛。
中也问他原因。
少年说,因为不想一个人孤苦的死在医院里,想要在这种开满鸡蛋花的季节结束自己灿烂的一生。

意外的,代理人很爽快的在合同上签下了字,拿走了那张支票就要和中也匆匆道别。中也很好奇自己在这么多竞争者中胜出的原因,
“因为中原先生没有改造计划嘛。”

中也走在自己的岛上,经过渔村,爬上小岛最高的山顶。八月末的天气忽晴忽雨,好在现在是晴朗到万里无云。呼吸着海边独有的腥味,中原中也闭上眼,从光的明暗变化中感受到云朵靠近,经过又从自己头顶飘走的过程。从悬崖远目大海,如同记忆一样再现的是心底涌动的炽烈情感。海风,沙滩,鸡蛋花凑成了人一生最华丽的结尾。

太宰的身影与记忆中少年的背影重合,中也感到沿着血脉从对方指尖传来的温度。于是不假思索的,要和你在开满鸡蛋花的季节一起跳海。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11)
©消夏 | Powered by LOFTER